今天是
天氣預報:
興化府城隍廟存古石刻(下)
【發布日期:2020-01-22】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明代陳文燭撰《重修二忠祠碑》

(二)萬歷十四年(1586)五月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陳文燭撰《重修二忠祠碑》

重修二忠祠碑

我明宣宗章皇帝《御制五倫書》載宋忠臣陳文龍死事最詳。憲宗純皇帝《續修通鑒綱目》書元破興化,陳瓚死之,一門忠節。蓋福建興化府莆田縣人。

孝宗敬皇帝下詔求言,莆人大理寺評事徐元稔上疏表之。其略云:臣與二陳同里,當時文龍謚“忠肅”,廟號“昭忠”,瓚贈兵部侍郎,謚“忠武”。故居今草莽,過者徘徊不能去。古帝王顯忠于異代,非操世大柄者耶!乞立祠本郡,賜春秋祭如文天祥江萬里故事,庶慰人心而勵將來。詔許之,至武宗毅皇帝朝,立祠于城隍廟左,肖像祀焉。越八年癸酉督學姚公鏌記之,歷世宗肅皇帝、穆宗莊皇帝朝屢修之,幾再世矣。

今上御極十有四年,垣圮層壞,鞠為茂草。中丞沈公人種、御史楊公四知表揚往哲以維國是,下新祠之令,不佞掌司事,謂崇古勸今政之不可廢者,宜新之。而興化知府錢君順德,同知關君、學尹呈公帑若干以為工費,適推官祝君致和視縣事,經始營度,落成有期,煥然維新,俾昭代列圣厚忠直者數百年如一日。

二陳公有生氣,天昌厥后,報施蓋定云。嗣孫陳君瑛舉進士,參知漕儲事,寓書不佞請書麗牲之石。不佞嘆曰:宋自臨安告變,天下之勢岌岌乎殆哉!而閩尚存,閩茍存焉,控兩淮而引江鄂,庶幾無虞。又八閩形勢在興化一路,二陳公之以死守也,其恢復中原之志乎。

忠肅公初諱子龍,度宗廷策以冠多士,改諱文龍,字君賁,授紹興判官,除崇正院說書,擢監察御史,以劾迎合者忤賈似道,左官。后起至充閩廣宣撫大使,后福州、泉州俱降,同郡尚書方應發勸忠肅降。忠肅手劍逐之,益謀繕守,使其將林華伺境上,華即降且導至城。有執忠肅軍中凌挫者。自指其腹曰:“此節義文章也,可相逼耶?”械系杭州不食而死。其母死福州尼寺中,且曰:“吾興吾兒同死,又何恨哉?”

有忠武公者,諱瓚,字瑟玉,忠肅之諸父魏國正獻公之曾孫也,聞而嘆曰:“吾侄不負國,吾忍負吾侄耶!”陰募義兵攻華等,誅之,復興化,以其首告家廟,獻于行朝。端宗壯之,命以通判權守興化,時元唆都、董文柄等各擁兵數萬,而忠武號令嚴整,元兵日增,蟻附登城,力不能支,猶率麾下巷戰。元兵死于城者千余,忠武后為元人所執,大罵曰:“文龍吾侄也,世篤忠貞,豈從汝胡狗求活耶?”唆者大怒,車裂以殉,屠城三時,血流有聲。

夫興化破而閩盡矣,閩破而宋亡矣。時天下死節者三十余,人以為三百年養士之報,而陳有肅、武。且忠肅與文天祥并為忠義狀元,而天祥平居亦稱公為陸贄、汲黯之流。彼言:“生為宋臣,死為宋鬼”,踐之矣。又言:“不愛一家死,思存趙氏脈?!奔澳甘纤?,忠武以布衣死,言如券矣,寧獨必其身哉!其后斃其所乘賜馬,又子孫百年不食元粟,佘骎骎顯示有道之朝。不佞竊謂有天報云。因志其大告嗣修者,復為辭二章,俾歌以祀。其辭曰:

嗟二公之忠貞兮,值皇輿之敗續。好修姱以鞿羈兮,竟同歸于鋒鏑下。從龍逢比干兮,何異夫萬人敵。過而式者莘莘兮,海風參差慘戚。嗟新祠之鼎建兮,暾將出于扶桑。瞻靈氛其如在兮,路修遠而翱翔。折瑤枝以為羞兮,精瓊靡以為粻。望壺公而容輿兮,惟億萬年無疆。

明萬歷十四年丙戌端陽日

賜進士第、通奉大夫、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前奉敕專管漕務、督理廬鳳淮揚糧儲、四川按察司提學副使、沔陽陳文燭玉叔撰。

碑寬85.5厘米,高270.5厘米,厚23厘米。碑身楷書。碑額“重修二忠祠碑”六字,篆書。碑原在城隍廟東二忠祠內,今移存立城隍廟內。

按:2019年11月12日,筆者到城隍廟看原碑,核對文獻資料,發現《莆田金石木刻拓本志》《莆陽玉湖陳氏家乘》第一卷、《興化府城隍廟》關于《二忠祠記》《重修二忠祠碑》二碑記載皆有錯別字及漏缺字。(吳國柱)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软件股票有哪些 开元8815棋牌 捕鱼游戏能 赛车pk10开奖软件 手机上好玩的棋牌游 私募基金管理办法 850棋牌游戏新 捕鱼大亨深海宝藏 闲来麻将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