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氣預報:
淺析毛澤東的臨秋情懷 ——以《沁園春·長沙》為例
【發布日期:2020-01-06】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沁園春·長沙》是1925年10月毛澤東重游橘子洲寫的壯麗詞章,創作主題是反帝反封建。他撫今追昔、感慨萬千的同時,提出了“誰主沉浮”的歷史主題,并在詞中作出了巧妙的回答。毛澤東以全新的筆墨:寫秋景而不衰颯,憶往事而不惆悵,實開臨秋撫事詞篇之大觀。

雄健灑脫的豪放美

毛澤東的詞,除部分具有委婉細膩的風格之外,多數以豪放雄健著稱。這首詞更讓人見識到毛澤東雄闊的胸襟和瑰麗奇崛的文采。

首先,是壯麗的景象之美。山是“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水是“漫江碧透,百舸爭流”,濃重的色彩加上動靜結合的自然之美,徹底蕩滌了古人寫秋天時的蕭瑟枯寂之氣,給人以全新的視覺沖擊和不同凡響的感受。

其次,意境的飛動之美。“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浪遏飛舟”,很有力度的動詞加上情感的迸發,構成了一幅豪放絕美的畫面。與辛棄疾的“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蘇軾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相比,毛澤東不僅延續了他們大氣豪邁的氣概和決勝于千里之外的斗志,還表現出一個革命家的樂觀主義精神和一個詞作家胸懷天下的家國情懷。故柳亞子贊譽他“推翻歷史三千載,自鑄雄奇瑰麗詞”,如此評價可謂是入木三分。

第三,超脫的情感之美。從對比和用典的角度解讀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霸薄皯洝倍?,牽引著讀者目光,順著作者的思路指引,沉浸到往事之中。而后以“恰”為引,描寫“崢嶸歲月”?!霸浄?,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以問作結,意在激勵、發揚革命戰斗精神。他將親情、友情、愛情與革命的高尚情操融為一體,匯成一處,足見其超脫的人生意境。

感情充盈的崇高美

《沁園春·長沙》中不僅勾畫了或雄奇或柔美或挺拔的自然萬物,還融入了作者一往無前的革命激情,蘊情于景,景中帶情,在情景交匯流傳中,展現了詞情、詞景的崇高之美。外在方面,這首詞的上半闋著重寫景??罩喧棑糸L空,江面百舸爭流,水里魚翔淺底,一幅雄渾的秋景立馬躍然紙上。不愧為“驅山走海置眼前”“咫尺應須論萬里”的大手筆,是古典詩詞中前所未有的雄奇偉麗的全景式風景畫。內在方面,這首詞的下半闋著重抒情?!皵y來百侶曾游,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睹景思情,作者想起了曾經轟轟烈烈的往事,如電影鏡頭一般不停地從腦中切換,由此情生,一波助推一波往前發展?!扒⊥瑢W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這種年少的熱切情懷在胸口激蕩、流轉?!爸更c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更展現了一個王者的胸襟,一個視物質如糞土的英雄風范。這些都在內心上升華了崇高的意蘊!

抑揚沉雄的旋律美

《沁園春·長沙》里,雄壯與深沉互相融合并蓄,構成了詞的主旋律。兩者絲絲相扣,張弛有度,在情感的奔放與節制方面回環往復,形成一個跌宕起伏的浪潮,讓讀者體驗到一種蕩氣回腸的旋律之美。

《沁園春·長沙》前三句,作者情感含而不露,寓雄于沉。隨后作者目光所及之處,紅山似烈火在作者心中熊熊燃燒,一種極度膨脹的激情如滔滔不絕的江水傾瀉而出。作者用獨有的雄渾筆力,駕馭著脫韁野馬一般的感情,不斷聳立起這闋詞的高度,展現一個偉大詞作家傲立群雄的風范。從“層林盡染”開始,詞的旋律格調雄越激昂。而“萬類霜天競自由”則達到巔峰。但就在讀者們沉浸于無比熱烈的情感之中時,作者卻發出了悵問,旋律再次進入深沉的低谷,實現了詞的舒緩有致的旋律之美。

《沁園春·長沙》的下片格調主要以深沉為主?!霸薄皯洝卑炎x者帶入崢嶸往事的回憶,似乎忘記了凝重的現狀,“恰同學少年”再次把他的感情推到了一個高峰,“糞土當年萬戶侯”達到了極致。然當讀者在隨著毛澤東氣吞萬里如虎的情景之中遨游時,一句“曾記否”像根繩子一樣把大家拉回了現實。

這首詞雄壯與深沉交替行進,呈現出波瀾起伏的旋律之美,更有一種風行水上、文意貫通的淋漓之感。

革命家的臨秋情懷

“自古逢秋悲寂寥”,然而,毛澤東熱愛秋天,贊美秋天:“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萬木霜天紅爛漫”,從這幾句可以看出作者獨特的視覺,他以一種與人迥異的眼光,寫出了與萬里悲秋截然不同的境界。他給秋天鍍上了一層春天的顏色,給秋天賦上了熱烈奔放的色彩,把讀者的心引入金秋的大美之境。

首先,在拾取自然萬物上,從不同角度、不同領域以及動靜態入手,這是一種細膩觀察之后的處心積慮的選擇。“萬山”“漫江”“鷹擊”“魚翔”,多角度的交疊匯合,融進了作者熱愛秋景的熾熱感情。其次,在顏色的描摹上,“紅”與“碧”兩色渲染,顯出了強烈的生命力。紅楓碧水,交相輝映,溢彩流光,鮮明奪目。

毛澤東從小就志存高遠,具有胸懷天下的宏偉抱負。在他筆下,秋天是一個“萬類霜天競自由”的充滿生機活力的廣闊世界。作者以心迎物,以物載情,道出“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天地之問,隱含著自己的雄心壯志。

詞的下闋“攜來百侶曾游”,委婉回答了“誰主沉浮”的問題,并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作者寫秋天,贊美秋景,意在創造一個嶄新的多彩的世界;回憶年輕時的崢嶸歲月,就是緬懷革命的歷史與抗爭的精神,以此激發繼續斗爭的動力。

全詞寫景、憶舊、議論、記事四者緊密結合,從橘子洲頭一幕生發而出,匯出了卓越絕美的秋天華章。景物渾然天成,人物豪情壯志,情感濃烈奔放,是一個青年革命家崢嶸歲月的縮影,襯托出毛澤東雄渾激越的臨秋情懷與非凡氣魄。(張玉泉)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新开盘股票 11选五中奖规则 浙江快乐彩12选开奖结果 贵阳捉鸡麻将安卓版 历史股票走势 南粤36选7好彩3技巧 博彩老头排列三 龙王捕鱼攻略 pc蛋蛋哪里玩 极速赛车开奖视频